弘德湖|专注潍坊学院

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 鲁迅·《呐喊》
立即注册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没有手机的生活是怎样的?

2015-6-6 11:03 | 原作者: 弘德湖|潍坊学院

一个很明显的不同可能是,在没有手机的时候,你和别人约在哪里见面,模式是:“星期日早晨八点人民广场主席像下不见不散啊”,然后按时准点到,不敢出了标志物附近视野范围,直到目标出现。而有手机时情况就变成了这样:“我已经到某某商城了,你在哪?”“我还在路上,有点堵。”“那我先进去逛了,一会到了打电话。”“我到了啊,你在几层哪个柜台”……
~~~~~~~~~~~~~~~~~~~~~~~~~~~~~~~~~~~~~~~~~~~~~~~
歪个楼,勇敢暴露年龄。
目前为止,人生中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没有手机的年代里度过的。
小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平时主要的联系方式就是写信,那时候邮票是8分钱一张,大多是“某某民居”的。从学会写字,写家书的任务就交给了我,一开始母亲说什么我写什么,不认识的字写拼音,不久就能自己随便写了。一个收获是,长大后写作文真的不愁的说。
回信的地址最具体也就是我们村了,全村人收到来信都放在小卖部柜台上,有亲戚看到了就捎回来(大家没什么隐私意识,往往送来时已拆过封了)。重要的事寄挂号信,东西寄包裹。奶奶不会写字,专门有个名刻了名字的印章,主要作用就是签收邮件。小时候最喜欢听邮递员进门喊:“某某某,拿手戳(方言:印章)。”因为很可能是爸爸寄回什么漂亮衣服洋气玩具了。
电话只有村里大队部有,就是《手机》开头演的那种,谁家有人来了电话,大喇叭喊谁谁谁来接的那种。有急事要拍电报,按字收费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情,谁家被通知有电报,家人脸色会像医院里看到绝症诊断书一样。
中学时代转过两次学,和以往的小学伙们联系也靠写信,此外那个时代还流行交笔友。不过有些管(mei)得(ren)严(quan)的学校会扣压学生信件,理由是怕影响学习和防止早恋。还好我们学校比较自由,哪怕高三时都没扣过信。那会我会N种叠信的方式,学生间还流传着各种邮票的不同贴法表达不同含意的传说,比如倒着贴是“我爱你”什么的,还有关于这些的爱情故事。
初中时电话还要算奢侈品。中考那年被“抢生源”,家里没电话,给旁边重点中学的招生老师留的号码是对门邻居的,每次来电话都是“某大妈喊一声”。母亲被这件事刺激到了,后来咬咬牙给家里装了一部,因为觉得没电话的问题已经影响到我的前途了。
大学时每个宿舍都有一部公用电话,用201之类的电话卡拨打。电话卡的货源是当地的古玩市场,据说批发价和股票一样随时在变化,有经济头脑的同学会批发了到学校挨宿舍卖,生意不错。有什么不想让宿舍小伙伴们听到的,就去校门口的IC卡电话亭,很多时候要排队,眼看熄灯了排在你前面的女生还在电话里缠绵个没完会让人很火大的有没有。
那时和外(an)地(lian)同(dui)学(xiang)之间最主要的联系方式是写信,盼信盼到望眼欲穿写信写满厚厚一沓信纸的状态也许此生不会再有。
刚入学时有个舍友有台呼机还是汉显的——这部呼机后来最大的用处就是:“请帮我呼’带三个鸡蛋灌饼‘,连呼三遍”,感觉传呼小姐会笑。
后来舍友的汉显呼机换成了诺基亚还是当年新款,那种感觉就和现在你看旁边用水果6的小伙伴差不多。
人生第一部手机是2003年购置的,为了找工作方便联系(原来家中每次通讯工具的进步都是为了我的前途),TCL灵韵3188,金喜善做广告的,和弦铃声,很喜庆的大红色(当时买已经略过时所以价钱降了好多)。因为毕业前就到后来的工作单位实习了,非典时被关在了校外,和封在校内的舍友们联系全靠了这部手机,可以一起在电话里痛哭还可以随时随地互发短信说点知心话,不然不知道缺席那段日子在我的人生中会有多遗憾。
所以感谢科技的发展。
人和动物的区别是制造工具,工具没有错,制造更先进的工具也没有错,如果出了问题,还是人性本身的弱点。
喜欢现在的智能手机,它已不仅仅是一个通讯工具,而是给了我一个更大的世界。喜欢科技的进步给我们制造的越来越多的惊喜,我会对未来更智能的时代充满期待。

发布者: 潍大青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一句山水,一页情浓 下一篇:无

最新评论

查看: 68 | 评论: 0

相关分类

手机版|小黑屋|弘德湖|专注潍坊学院 ( 鲁ICP备15011133号

GMT+8, 2017-2-11 11:56

Copyright © 2015 弘德湖 | 呐喊科技

技术支持:潍坊呐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